金乐移民曾创17天技术移民获批,3个月投资移民出签的移民纪录,承诺不成功全额退款!
网站地图 企业理念 人才招聘 EnglishWeb

金乐移民

移民机构
咨询评估电话:0532-88978687

澳洲移民人口暴增,陈旧的基础设施“遗产”还能撑多久?

编辑:金乐移民 时间:2017-03-16
澳大利亚是一个较为年轻的国家。即使澳洲移民中速增长,澳大利亚至少在下个十年内仍将保持人口快速增长。
 
       约在十年前,澳大利亚曾围绕供水问题进行过激烈的讨论。当时事件发生的背景是20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的所谓“千年干旱”。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紧接着是严重的火灾:2009年维多利亚州爆发森林大火,也就是著名的“黑色星期六”(Black Saturday bushfires)发生之后,供水问题才得以迅速解决。
       那些都是不让人省心的年代。21世纪00年代后期,干旱逐年恶化,不见丝毫缓解迹象。
       城市供水急剧下降迫使维州在Wonthaggi紧急修建海水淡化工厂。其他各州也是如此。危机近在眼前,才开始做出紧急行动。
       但是回顾过去,澳大利亚着实不应该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惊讶。要知道自打20世纪80年代初,悉尼供水大坝和20世纪70年代末墨尔本供水工程建成后,澳洲政府就未从进行过任何满足基本负荷的城市供水大坝建设。
       再快进二十五年,情况依然如此。澳大利亚似乎每个世纪均会经历两到三次大干旱。随着21世纪00年代中期澳大利亚人口快速增加,情况更加严峻。但是面对灾难,解决之道往往是采取紧急响应措施,如紧急建立海水淡化工厂(请注意,这里的紧急意味着不惜成本)。
       十年后的现在,我们是幸运的。降雨充沛,大坝也已不成问题。
       但目前的问题变成了如何为主要城市提供可靠、可负担的基本电力供应。
       出于对坏境保护的考虑,澳大利亚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大致停止了基本负荷火力发电站的建设。随后建设发展开始转向天然气(如昆士兰州Braemar 1和2号项目分别于2006年和2009年建成)和可再生能源(2013年维州西部Macarthur风电场)。
       但现实是,供水供电的思维转变过程是非常艰难的。反对声音不断,政党之间争论不休。独立智库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能源规划主任伍德(Tony Wood)认为:堪培拉的政客们妨碍了投资新电站,十年来就气候策略问题纠缠不休,把国家弄得原地打转。
       究其原因,目前大城市的供水和供电能力还基本充足。政客们还有时间争论不休,有犯“拖延症”的空间。例如:
       在悉尼有Warragamba大坝(建于上个世纪50年代);
       Eraring火力发电站(建于1982年);
       墨尔本有Thomson大坝(建于1983年);
       Loy Yang火力发电站(建于1985年)。
       但读者们有没有注意到上述这些“挡箭牌”的建设时间。真的已经称得上是年代久远。
       与此同时,能源和用水需求问题暂时不算紧急的另一主要原因是澳大利亚人日常行为的改变。
       澳大利亚人对用水的关注度日益上升,尤其是在干旱期间,更是如此。很多澳大利亚家庭都安装有储水箱。
       能源消耗也在经历着同样的转变:日益上升的成本,对环境保护的关注让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人开始对能源消耗进行精打细算。澳大利亚郊区随处可见安装有太阳能板的屋顶。
 
 
       曾经是政府公共部门责任的供水供电问题,目前正在逐步成为政府和个人共同的责任。
       但事实上,以上一辈年代久远的基础设施建设成果和家庭为单位安装节能设备作为“挡箭牌”只能保一时安逸,却不能保一世无忧。
 
       极端天气暴露澳洲基建缺陷
       澳大利亚刚经历一个“极端天气”的夏季,科学家警告,气候变化将使澳大利亚未来面临更多极端天气事件,严重程度也会不断升级,这对关键基础设施如能源供应与农业生产均构成威胁。
 
 
       澳智库“气候理事会”(Climate Council)8日发布的题为《愤怒夏季》(Angry Summer)的报告中指出,从12月到2月间,澳饱受严酷热浪、野火与洪水肆虐,极端天气打破了200多项纪录。
       澳洲气象局和科学与工业研究机构(CSIRO)去年10月联合发布的报告指出,自1910年以来,澳大利亚的平均温度上升了一摄氏度。
      澳洲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为全球最高的国家之一,而该报告表示,主要由煤矿、石油与天然气燃烧导致的气候变化,将使极端天气事件持续恶化。
       澳洲国立大学气候变迁研究所主任史蒂芬在记者会上表示:这类气候现象“未来数10年”仍将持续恶化。政府必须认识到燃煤发电厂是“20世纪思维”早已落伍,应尽早开发清洁能源建设项目。
       据这份报告中还提到:“澳大利亚出现极端高温与热浪的天数,未来将更加频繁与严重,这将使重要基础建设,尤其是电力基础设施承受的风险增加。”
 
       澳洲政府最擅长的行动:亡羊补牢
       在澳洲夏天的热浪褪去,停电危机之后,3月14日(周二),南澳政府宣布将给新的能源计划投资5.5亿澳元来保证南澳的能源供应。其中包括建造新的天燃气发电厂和一个澳洲最大的蓄电池。
 
       这一计划主要包括:
       1在明年夏季之前建一座全澳最大的蓄电池储存再生能源,存储量可达最少100兆瓦。政府将公开招标私人公司承建,可能会提供政府低息贷款;
       2斥资3.6亿澳元新建一个燃气发电厂,为用电高峰期提供最多可达250兆瓦的紧急后备能源;
       3实施新立法,将赋予能源厅长干预全国电力市场的能力,即在南澳能源告急的时候,可向发电厂下达开机发电命令;
       4设定能源保障目标,迫使能源零售商分销的电力中至少有36%是由南澳本州产出;
       5政府将利用其批发购买力的优势吸引投资,可能会另建一座私有的燃气发电厂;
       6另外还有2400万澳元投资以获取天燃气储备。
 
       这些规划有没有让您觉得有些“眼熟”?
       早年间,澳大利亚在面临缺水危机时,前总理霍华德也是紧急宣布了一项价值100亿澳元的国家水务计划,旨在提高澳大利亚的对于水的有效利用,同时解决对农村地区水过量配给的问题。
       
       历史总是重演,澳洲政府的假设决策似乎一直是被危机逼着前行。民众收到的消息好像总是:澳洲政府作出了紧急决策。也就是说,危机没有冲到家门口之前,就不会有人想到要提前行动起来。
 
       澳洲依然面临能源危机
       澳洲能源市场运营中心(AEMO)发布的报告称,由于对天然气发电投资不足,澳洲正面临天然气和电力短缺。
       新州和南澳将从明年开始出现大范围电力短缺,维州将从2021年出现电力短缺,昆士兰则是2030年。
       由此看来,不管出台的新建设规划有多激动人心,有多大手笔,其“亡羊补牢”的速度都不可能让澳洲民洲免于能源短缺之苦。
 
 
       目前,南澳大部分地区已经显现短缺危机。在南澳地区经历40度热浪时,由于电力供应不足,澳洲能源市场调度中心(AEMO)发出指令,对数万用户实行了“轮流限电”电力管制,约九万户南澳居民和小生意业主在高温中断电半个多小时。而澳洲能源市场调度中心也曾发出“预测性短缺储备”。
       去年九月由于雷电暴雨极端天气,南澳经历了大范围断电的状况,数个城市一度陷入黑暗。仅五个月后由于异常炎热,电力供不应求再次出现九万用户断电。为何南澳的供电系统如此不堪一击?
       根据分析,本来即使在最极端的气候里,南澳靠着与维州的供电联系也能有足够的电力来满足需求。
       然而南澳是全澳依赖可再生能源进行发电比例最高的州,占40%左右,其中风能和太阳能是主导。
       但这种能源的供应是间歇式的,当没有风时,风力发电厂就发不出电。自去年南澳全州唯一的煤炭发电厂关闭以来,南澳的电力市场供应就变得紧张许多。
       预计明年夏天维州会加入南澳定期出现电力储备短缺的状况。如果按照维州和昆州分别想在2025年和2030年将各自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增至40%和50%,供电紧缺状况应该会加剧。
       但是传统的煤炭发电带来的严重污染是个令人烦恼的问题,这也是政府推动清洁能源和征收碳税的重要原因之一。
 
       四.澳洲政府政见不一,拖累建设发展
       那么导致澳洲电力危机的原因就是启用清洁能源吗?
       能源专家瓦格纳(Dr Liam Wagner)认为,使用可再生能源发电并非电力短缺的罪魁祸首,他认为:“电力供应问题已经酝酿了多年,这归咎于供电互连设施需要更新,而这套设施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
 
 
       《前沿经济学》(Frontier Economics)杂志社社长普莱希斯(Danny Prices)说,整个供电系统压力过大。缺乏新投资,东海岸供电系统将更加恶化,维州的情况可能比南澳还糟。普莱希斯说,整个国家急需联邦政府制定出应对气候变迁的策略来。
       “拿出策略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他说,“方向不明,投资环境就不利。”他说如果抓紧,赶在明年夏季之前建一个新发电站不是没有可能。
       而现实却是,由于澳洲决策者因为在政治上的争执阻碍了投资者建造新发电站以加大供应。
       独立智库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能源规划主任伍德(Tony Wood)说:“维州减少160万千瓦(1600MW)的发电量不会没有后果。”他批评堪培拉的政客们妨碍了投资新电站,十年来就气候策略问题纠缠不休,把国家弄得原地打转。
       他说,制定政策时,应研究更好的备用系统,一旦风力不够时,便可立即启动的备用能源。
       南澳矿业资源及能源厅厅长库赞托尼斯(Tom Koutsantonis)说:“电力供应紧缺是整个国家的问题。当低效能、不盈利的燃煤发电厂退出市场时,却没有新的发电方式来取代是执政者没有远见的表现。” 
 
       五.澳洲能源危机的根本症结所在
       那么,澳洲的能源短缺问题就可以简单的推给政客的不作为吗? 事实上,相对其他国家,澳大利亚的能源短缺问题更加凸显的根本原因在于人口的极速增长。
 
       人口增长加快
       截至2050年的33年内,澳大利亚预计将新增居民1200万人,即增加50%。而同样时间内,加拿大人口基数增加1/3,美国、英国、新西兰分别为1/4、1/5 和1/6;德国和日本人口将减少1/4和1/3。
 
 
       因此,供电供水在德国和日本并不是紧急问题;而在澳大利亚却是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如果照这样的人口增长速度,问题只会愈发严峻。
       上一代人通过他们所建成的水坝和火力发电站为我们这一辈人供水供电。同时,我们这一辈人通过改变个人行为如安装太阳能板、水箱以及进行可再生能源投资(如:风能和太阳能)让这些基本负荷基础设施的服务容量得到补充。
       但是即便如此,我们的供水供电能力仍落后于人口总增长率(overall rate-of-growth)。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的下一代或将面临缺水缺电的问题。
       水资源供应问题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凸显; 而能源供应问题现在正在逐步显现。
       假如赴澳移民全面终止,截至2050年澳大利亚人口自然增长1/4. 如果赴澳移民以每年12万人的中速增长,那么届时澳大利亚人口增长仍达1/3左右。
       澳大利亚是一个较为年轻的国家。即使澳洲移民中速增长,澳大利亚至少在下个十年内仍将保持人口快速增长。
       十年前,供水安全出现威胁时,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堵住缺口”。但是,如果澳大利亚依旧年轻;如果我们依旧采取开放和包容的移民政策,那么我们现在就应该为未来基本的供水供电进行谋划。
       而不是依然使用上一代人建立的只够基本负荷的供电系统,通过民众独门独户的安装太阳能填补缺口。更不是政府总在危机来临时“不惜一切代价堵缺口”的做法。
       因为这一切或许能让我们度过下一个十年。但是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口增长快于供水供电增速的长期问题。
       诚然,判断一个政客的成功与否并不必然取决于他为未来政府所解决的问题。但是这些问题会日益凸显、变得紧迫。将责任推给政客虽然是最简单和容易的做法。
       但事实上,这些问题的长期解决方案需要依靠澳大利亚全体选民,而不是政治阶层。
       为了我们的后代生活更加轻松,我们现在或将需要作出一些牺牲;例如,更全面长远的考虑后再回答以下这些问题:我们是采用清洁煤炭还是选择其他碳排放控制方案?我们是否要进行核电项目?我们是否要大幅调整我们的移民政策?
       不管怎样,能源供应问题影响日益广泛。上个十年是供水问题,这个十年是供电问题,那么下个十年呢?还有哪些关键基础设施,我们在上一代仅考虑实现短期效益,投资不足目前已经接近极限的设施?
       比如目前已经不堪重负的悉尼机场。
       澳大利亚需要坚持长期战略思维。多去思考一下:我们会给我们的下一代留下一个怎样的社会?毕竟,我们这一代人(从婴儿潮到千禧一代)在享受上一代人留给我们成果的同时却把供水供电问题遗留给下一代实在有失公平!
金乐移民
友情链接: 杭州翻译公司 六西格玛培训咨询 香港公司注册 建筑工程审计 移民香港 匈牙利投资移民 移民条件 郑州翻译公司 国际高中 上海留学中介 北京翻译公司 保加利亚移民 发卡平台 留学咨询 上海移民公司 聚行业 美国购房 E商吧 模型论坛 北京房产纠纷律师 南京移民公司 青岛翻译公司 投资移民 青岛翻译公司 深圳搬家公司 石家庄私家侦探 文案策划培训 西安私家侦探 英语培训 河南律师事务所 上海翻译公司 身份证读卡器

联系我们

电话:0532-88978687 55579970

Email:sophia889@hotmail.com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海尔路61号天宝国际大厦银座2408室

扫一扫 金乐移民公众微信

Copyright 2012-2017    金乐移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7003426-1号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微信公众账号